尔雅释艺—陈子庄“线的世界”-四川尔雅藏珍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

028-87306591

搜索
当前位置:新闻中心

尔雅释艺—陈子庄“线的世界”

   

陈子庄(农历1913.10.15~1976.07.03),男,出生于四川省荣昌县(今重庆市荣昌县)双河镇峦堡村紫金观岩湾“陈家老房子”,现代画家。陈子庄早期作画,时号兰园,中期号南原、下里巴人、陈风子(陈疯子)、十二树梅花主人、石壶山民等,晚年号石壶。

陈子庄自幼习画,早年在成都等地卖画,受齐白石黄宾虹启发。中年生活坎坷,仍作画不辍。1988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遗作展轰动画界。曾任四川省文史馆研究员、四川省政协委员。代表作有《山深林密》《秋山如醉》《溪岸图》等。著有《石壶论画语要》。

用线条来描绘事物是人类的天赋。用线条来表达情意也是人类的共性。线画本身几乎就是生命活动——心理意绪的刻痕。

“线”的世界无穷无尽。“线”的世界又独一无二,不能取代。因此,线的共性让人们相互交流,线的个性让人们彼此欣赏。


有了“线”,这个世界因而生动,因而有趣,线使人类多了一种乐趣

中国人有对“线”的偏好。当然,米开朗基罗、拉斐尔、达芬奇以至于罗丹、毕加索也都曾经喜欢“线”,但是,由于文化种族的不同,他们对“线”的理解与我们有差异。他们的线也有趣味,表现力也十分地强,不过,他们的线较客观,是再现的,总的看,他们的线是集团军,一组一组的,用“集体”的力量“作战”,充沛、丰富、繁复、有分量,为了表达一个结构或形象“群起而攻之”,以我看来,似不够简约,也欠点空灵和含蓄。

中国人的“线”,恰恰相反,多是“游侠勇士”或“散兵”,单独“作战”的时候不少,显得干净利落,简洁概括,一根线有一根线的能耐,一根线有一根线的作用,不打乱仗,少而妙,抓住事物的要点和特征,活灵活现,要言不繁。从战国时期长沙子弹库帛画以至于宋徽宗、倪云林、八大山人,直到齐白石、关良,都是如此。整个画史,起码有一半以上是线条史,形形色色,林林总总的线条,后来又带上了一点“笔墨”,又始终是以简括为贵,如宋代的梁楷的《李白行吟图》和《六祖斫竹图》,那叫传神。每根线,或叫笔迹,都那么顶用,那么恰到好处,那么“少而多”。当然,中国人也能铺排,也能繁缛,也能华丽,如《朝元仙仗图》,如《八十七神仙卷》,以至于任伯年《群仙祝寿图》。但简练是中国神韵,尤为士夫文人所尚,纯粹的民间艺术亦然,单纯朴素是我们的民族性。


我意外地欣赏到了一批陈子庄(石壶)的素描,真叫棒!


陈子庄是一位地道的田园乡土画家。在他不够太长的生命里,他讴歌的都是他毕生生活的四川风物。那些川东小景,平平常常,普普通通,简简单单,不奇不幻,不险不绝,不雄不伟,但却亲切真实,生动鲜活,充盈着一股浓郁的农业文明的气息,乡土田园而非市井,是可游、可望、可居的人的家园,看他的画,我们可以忘却尘嚣,复归于田野自然。


当这位画家用田园深情描绘家乡风物时,“线”成为了突出的表现因素。这批速写,是线的世界,线的歌舞,炭笔、铅笔无不轻盈活泼地呈现,小小的幅面,线条流利曼妙,又能空灵不质实,不刻板不僵滞,得中国文艺游戏三昧。线是“气”的流布,线是隐约可数的简练,心灵的律动与线条的流动相融合,一幅幅风景、一个个动物,鲜活在了纸上,我们能不佩服画家那“取象不惑”的驾驭线条的传神表现能力吗?


陈子庄这批素描很少签字,也无画题,更少署名。但那扑面而来“陈子庄”味,比什么题签都说明问题。陈子庄“带”着我们游憩于巴山蜀水的乡野田园间,“呼吸着”清新的山间清风,欣赏着朴素的田园小景,流连着美丽而不现代的似世外而非世外的山乡风物——用他那杆笔,挟元气的笔!陈子庄的线世界,是他的笔造就而成的,那么,是谁驾驭着这杆妙笔呢?是那个独一无二的陈子庄啊!所以,当我们玩赏一幅作品的时候,我们也就是在欣赏一个人物,欣赏一个人物的心韵。
心韵是生命最值得欣赏的东西,纸上的气韵完全离不开人的气韵,气韵与心韵就是一个东西。对于作品来说,气韵是本质,而对于人文精神而言,“线”世界中的“心韵”律动才是本质啊。


友情链接:问书堂雅昌网西冷印社
地 址 : 成都市青羊区青羊上街336号浣花香2栋1单元0704室
企业邮箱 : 571579936@qq.com
业务联系 : 13980478383
客户中心 : QQ571579936
版权所有©四川尔雅藏珍艺术品拍卖有限公司